医疗机器人和神户医疗产业都市——日本,百闻不如医见(2)

来源: 泛答   

日本在机器人领域的发展,不论在二次元或三次元里都十分成功。笔者在这次的访日行程里,有幸见识到了日本的医疗机器人,在机器人协助患者行走的过程里,虽然不像驾驶钢弹、EVA 般的帅气,但老婆婆用我听不懂的日语,表达出满足的喜悦,却是充满了真实和感动。

续前篇:《医院该不该以赚钱为目的?一窥日本医疗国际化的现况》——日本,百闻不如医见(1)

从来没想过,「想站起来」这个念头,对某些人可能是种恐怖的经验。

「回家以后,我觉得更有信心了」,患者露出了微笑这么地说着。

从床上起身、平稳的散步,这对我们而言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但对于脑中风、脊髓受损等疾病导致肌肉萎缩的患者来说,这种动作可是异常艰巨的行为!他们因为疾病导致下肢的肌力减弱而难以行动,又因为缺乏使用,再恶性循环进一步地下肢肌肉萎缩,最终导致行动不便。

在 JR 东京综合医院里,引入了复健用的下肢医疗机器人:HAL®(Hybrid Assistive Limb®)。HAL 医疗机器人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种人形机器人,它的运算计算机外观仅是一块白色版子,系在患者的背后,连通的四具马达缚在患者的大、小腿处,同时会有量测皮肤电位的电极贴片黏于患者的大腿,穿戴完毕后,患者的下身像是穿上了一套白色的外骨骼机器似的。HAL 医疗机器人的原理是「动之前,大腿皮肤已经先有感觉了!」,当患者的大脑传递「移动大腿」的讯号时,即使患者没有意识到「移动」的念头,其神经讯号已经从大脑透过脊髓,传递到大腿的肌肉里,而大腿皮肤表面也呈现了电位的变化。而就在此刻,电极贴片将电位变化传给患者背后的运算计算机,由计算机协调四具马达的出力,以协助患者运动!

HAL®(Hybrid Assistive Limb®)

在 JR 东京综合医院里,我看到了一名约莫 60 岁的患者穿戴后 HAL 医疗机器人后,从举步艰难,慢慢地变成了平稳行进(仍需复健师视情况调整计算机参数)。而患者也透过翻译告诉我们,使用 HAL 医疗机器人后,原本对于「起身、走路」感到恐惧的心理,渐渐地有勇气和力量去克服了,这对于患者来说,是极大的信心鼓舞!

JR 东京综合医院的田中清和医师告诉我们,目前 HAL 的租金约 25 万日币/月,而复健的收费约 1 万日币/小时。虽然学理上的研究未到完备的程度,但由于有许多的需求,目前仍是供不应求的状态。

神户医疗产业都市

1995 年 1 月 17 日清晨,芮氏 7.3 的地震袭击了日本关西。一夕之间,六千多名神户市民,离世了。

1995 年的神户大地震,摧毁了神户市,许多建设和公共设施都付之一炬。尽管伤痛,神户市开始对于都市的未来讨论和深思,究竟,神户的未来要变成什么样的都市呢?数年的讨论期里,各种想象都被提出,也有人认为神户可规划成有着众多娱乐产业的休闲都市。但最终,市政府选了一条艰难的道路,他们要将神户打造成未来的医疗产业都市。

在 1998 年左右,日本的经济仍属于强劲成长的时代。日本理化学研究所(日本重大国家研究机构,近似于台湾的中央研究院)位于神户市的分院起了重大的磁吸作用,有专精于 iPS 万能再生细胞研究的「多细胞系统形成研究中心(RIKEN Center for Developmental Biology)」、以及拥有超级计算机——「京」的「计算科学研究机构(RIKEN Advanced Institute for Computational Science)」等机构,再加上神户市立中央市民医院等临床单位,这些重要的研究单位,吸引了许多生医厂商进驻到神户空港外的人工岛上,形成医疗产业聚落。从 1998 年的 0 间厂商开始,到了 2015 年已经超过 300 间医疗厂商进驻,目前超过 7000 名员工,估计带来的经济效果约 1600 亿日圆。

日本医疗

神户的港湾人工岛。图/wiki

而神户市政府在推动医疗产业都市时,了解到政府单位并没有能力分析、规划医疗产业,因此神户市政府协助成立了独立的财团法人——「先端医疗振兴财团」。虽然从中文的角度里看到财团二字,但该法人的目的是支持神户医疗产业都市的发展、连结产官学的力量以提高医疗产业、建构适于次世代医疗的发展环境等。先端医疗振兴财团目前的理事长是开创癌症免疫疗法的本庶佑(ほんじょたすく)教授,神户市每年拨出 40 亿日币推动医疗产业都市,其中的 15 亿日币交由先端医疗振兴财团全力推动医疗产业化。

神户医疗产业都市推动医疗用机器人、长照用机器人的产业化,在基础研究上也利用超级计算机——「京」的能力,缩短新药开发等研究的时间与金钱成本。同时也有次世代抗体药物和 iPS 医疗产品的研究正在进行,同时由于受到国际的重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 WHO)也和先端医疗振兴财团、神户大学等在 2016 年的 9 月开始合作进行失智症的临床研究,希望能对失智症做到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介入的「先制医疗(pre-emptive medicine)」目的!

日本医疗

具有 864 个机柜的超级计算机「京」。图/wiki

我个人认为……

看了日本对于医疗国际、产业化、HAL 医疗机器人,以及神户医疗产业都市后,我对于日本政府在处理「跨领域」和「未知性高」的事物态度上,有了极大的印象。日本政府对于难以管理的「医疗国际、产业化」任务,毅然的设立了独立的法人来推动这项任务,也藉此避免了政府内各部会权责重迭、资源浪费的问题。尽管目前成效尚不及亚洲邻国,但他们「以当地人需求为本、以当地医疗自主为目的」的俄罗斯海参崴医疗影像中心的范例,令人印象深刻。台面上因为北方四岛而交恶的两国,但民间的互动却如此的活络。

而在 JR 东京综合医院里,能够亲眼看到患者的微笑,让我觉得 HAL 医疗机器人真的是很棒的东西!而这种能够改善患者生活的智慧医疗工具,也许就是台湾打开邻11ㄅ国医疗市场的方式之一。而神户医疗产业都市里,我看到了日本政府极为大胆的一面。神户市每年超过 5 亿台币的费用交给了先端医疗振兴财团分配运用,神户市政府对专家团队的信任,以及规划后,不论世界和政局如何改变,依旧对于未来超过十年以上的坚持、毅力(神户于 1998 年设定未来将朝向医疗产业都市,至今坚持了 18 年),都让我感到非常的有意思!回头看看台湾,我觉得两国在医疗上都各有所长,也许未来有一天,两国能够有机会一起交流,甚至一起合作开展未来的医疗啊!

标签:HAL 医疗机器人,神户,医疗产业都市

阅读前篇:《医院该不该以赚钱为目的?一窥日本医疗国际化的现况》——日本,百闻不如医见(1)

发布日期: 2017-01-03   

科学前沿

追踪报道医疗前沿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