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型糖尿病是吃出来的吗?

作者: 梁晓春 教授 (北京协和医院 中医科)   

【古人的认识】 我们的祖先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成书的《黄帝内经》中就有明确记载糖尿病和饮食的关系:消渴(古人称糖尿病为消渴病)“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意思是说,经常吃肥美油腻的人,容易影响脾胃功能,酿湿生热,就可以转变为消渴病证。在历代的医书中都有类似的记载。金元时代朱丹溪在《丹溪心法•消渴篇》中记载:“酒面无节,酷嗜炙烳…….于是炎火上熏,脏腑生热,燥热炽盛,津液干焦,渴饮水浆而不能自禁。”明代张介宾在《景岳全书》中叙述:“消渴病,其为病之肇端,皆膏粱肥甘之变,……皆富贵人病之而贫贱者少有也”。明末清初喻昌所撰的《医门法律》中也谈到:“肥而且贵,醇酒厚味,孰为限量哉,久之食酿成内热,津液干涸,……愈消愈渴”。这些精辟的论述都是要说明一个道理,“吃会吃出糖尿病的”。大家想想一个人如果天天鸡鸭鱼肉,顿顿醇酒厚味,必然会引起营养过盛,身体发胖。久而久之就会积热内蕴,化热伤津,引发消渴。历代帝王中不乏消渴(糖尿病)之人。
  我们的祖先不仅仅认识到糖尿病的发生和饮食有着密切的关系,并且很早就提出饮食控制的好坏直接影响着治疗的效果。唐代医家孙思邈就是世界上最早提出饮食治疗的先驱,他在《备急千金方》中就提出消渴者“其所慎者有三,一饮酒、二房室、三咸食及面”。张子和在《儒门事亲》中告诫消渴病人,要减滋味,戒嗜欲,节喜怒,并认为,“能从此三者,消渴亦不足为忧”。医家王焘在《外台秘要》中也提出了采用限制米食、肉食及水果等来控制消渴病。他们均强调,消渴病如不节饮食,“纵有金丹亦不可救!”这些足以说明饮食既是糖尿病发生的源头又是能否控制的关键。
  【今人的思考】 回想改革开放之前,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糖尿病是怎么回事,也很少听说有谁得了糖尿病。仅仅过了20多年,糖尿病就已进入寻常百姓家。在众多的慢性病中,没有哪一种病比糖尿病更引人注目。亲戚朋友、街坊邻居之中随便聊聊,恐怕就能问出好几个糖尿病病人来。大家可能都会问,这是怎么回事啊,现在糖尿病人为什么会这么多呀?这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饮食出了问题。长期以来我国传统膳食是以谷物粮食为主,这种饮食结构对保持糖尿病低发生率、低胆固醇及低冠心病的发生率起着关键作用,如我国长寿之乡广西巴马县的糖尿病发生率就非常的低,并且百岁老人也特别多,他们的主食就是玉米。
  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我国还处在计划经济阶段,各种食物供应匮乏,鸡、鱼、肉、蛋都要凭证供应,主食中很大部分是以粗粮为主,那时糖尿病的发生率很低。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鸡鸭鱼肉成为家常便饭,各种含糖饮料琳琅满目。饮食日趋精细,食物纤维摄入不足。据北京市统计局的资料显示,我国居民的消费水平和收入平行增长,北京市2002年统计数据表明,和10年前相比,我国居民每人消耗主食量增加30%,肉类增加100%,鸡蛋增加178%,糖增加95%。这种饮食结构的改变,造成了营养过剩,导致了肥胖的发生,成为了触发糖尿病的肥沃土壤。如今无论在街头巷尾,还是在商店影院,大胖子、大肚子、小胖墩、胖嫂子随处可见,他们都是糖尿病的后备力量。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体内脂肪堆积,引起内分泌失调,使参与体内糖代谢的胰岛素不能正常发挥作用,糖利用发生障碍,致使糖代谢紊乱。资料显示,糖尿病罕见于消瘦人群,中度肥胖者比正常人高4倍,重度肥胖者则高出30倍。成年糖尿病患者发病前肥胖者达60%~80%。糖尿病的发生还与肥胖的程度与肥胖的类型有关。腰围与臀围比例大于0.90的腹型肥胖者,脂肪细胞体积肥大,在这些肥大的脂肪细胞上,胰岛素受体数目减少,很容易发生胰岛素抵抗。此外,肥胖的糖尿病患者多数都同时存在高血脂、高血压,也更容易发生其他各类并发症,对控制病情极为不利。不良饮食和营养过剩,使原已潜在功能低下的胰岛细胞负担过重,加速对人体内分泌功能的损害,并诱发糖尿病。美国波士顿的一项大型研究结果表明,如果能够预防成人的体重增加,可能会使糖尿病的发病率降低一半以上。 
  为什么生活富裕了,身体发福了,糖尿病人就多了呢?除了上面谈到的原因之外,还有一种学说,就是认为人体内“节约基因”在作怪。人类历史上一些原来比较贫困的地区或国家富裕之后,患糖尿病的人迅速增加,糖尿病人增加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发达国家。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太平洋许多岛屿成为各大国之间冲突的战场和歇脚地,这些地区经济发展迅速,就出现了糖尿病发生率大幅度的增加。澳大利亚土族人的糖尿病人的数量显著高于当地的白种人。目前经济迅速发展的东南亚国家的华人,10个人中就有1个糖尿病。我国同样如此。这种特征可能与“节约基因”有关。什么叫做“节约基因”呢?应该说“节约基因”是人类在进化中逐步形成的,这种基因能够把能量通过脂肪储存起来,以备在饥荒或战乱时用。而当人们生活水平快速增高,生活方式发生变化时,这种“节约基因”应该会发生适应性的变化。但当生活方式变化太快,“节约基因”的适应性变化还没有来得及调整,这种基因继续起作用,仍然在不断的储存脂肪,就造成了肥胖,而肥胖正是糖尿病的重要的危险因素。这就是由穷快速变富的发展中国家糖尿病的患病率比发达国家还要高的原因所在。

发布日期: 2015-09-21   

北京协和医院 梁晓春 教授

梁晓春,女,中医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